推两部刚看完的电影:前目的地、利刃出鞘,简直绝了

前目的地

这个电源的脑洞真的是绝了

电影的开始,时空局特工穿越时空去阻止炸弹客搞威胁无数人生命的大爆炸,但是呢被打倒在地,然后还毁容换脸,诊断结果表明他还有了精神上的疾病。毕竟穿越嘛,难免有时空混乱,影响正常记忆。

主角这次穿越后在酒吧做酒保,来了个像小李子似的男人喝酒。她给主角讲了个离奇的故事,那个故事里她本可以改变苦逼的命运,然而因为一个夜晚她爱上了一个不辞而别的男人,那个男人让她怀孕了。她生了一个女婴,本想好好当个妈妈,但是呢,女婴居然被偷走了,怎么也找不到。后面更大的打击来了,医生告诉她,她的身体里有两套生殖系统,因为生产大出血,她的子宫卵巢被切除了,但是她不用担心,医生们帮她做了手术,她还可以做个真正的男人!!!于是她后面就用未婚妈妈的笔名写些女性故事发布在小杂志上为生。

主角告诉未婚妈妈,他可以找到那个负心汉,未婚妈妈说她会杀了负心汉。然后主角就带着未婚妈妈穿越到她和负心汉相遇的那一年。当年相遇的同一时间,已经变成真男人的未婚妈妈站在自己当年下课的楼外面,看谁都想负心汉,可是没想到的是,从前的她撞到未来的他,那一刻,未婚妈妈爱上了过去的自己,还睡了过去的自己。他想对过去的自己好,但是主角来了,他想去杀了主角,却被主角说服了,被带去未来做了从前想做的事情,当一名时空局的特工。

与此同时,画面切换,原来未婚妈妈的孩子是被主角偷走的,他带着孩子去了过去的时间,给孩子取了名字,将孩子放在孤儿院的门口。那就是未婚妈妈的从前!

然后主角就退休了,但是主角在解除时空机器的时候失败了,他还能继续穿越。他终于找到线索和记忆,他就是未婚妈妈,他也是苍老的炸弹客。苍老的主角让年轻的主角和他一起联手改变命运,但是主角还是选择杀死未来苍老的自己,哪怕他后面会在时间里改变,成为新的炸弹客。

嗯,这就是一个我爱我自己,我生我自己,我追我自己,我杀我自己的故事。

利刃出鞘

富豪小说家身家过亿,在85岁生日当晚割喉自杀!当天在场的除了他的家庭成员外就是管家和护工玛尔塔。小说家住在楼上,从楼下去楼上的楼梯一有人踩上去就会吱呀作响,所有人都没有上楼的嫌疑。

大侦探布兰克收到满满一信封的现金和一个调查小说家死亡真相的邀请。他和警察一起和小说家的家族成员们挨个谈话,发现小说家的家庭成员各有小心思。女婿出轨,媳妇每年骗领两份学费,外孙越来越走偏==小说家知道这些事情后,在生日当晚逼女婿坦白,决定不再给媳妇和孙女拿一分钱……但这些动机都还不足以杀人。

所有人中,玛尔塔的嫌疑是最小的。她有个特点,一说话就会呕吐,而且当晚12点她离开后,小说家还下楼过。

剧情再往前走,玛尔塔居然是真正的凶手,算是过失杀人。她每晚都要给小说家注射3毫升的吗啡帮助小说家安眠,但是这晚,注射完毕后她看瓶子,惊呆了,她居然拿错瓶子,给小说家注射了100毫升的吗啡,若是没有解药,10分钟内小说家就会死,叫救护车都来不及。玛尔塔哭着找解药,她明明一直放着,居然不见了。

小说家很冷静,他指挥着玛尔塔如何脱罪,然后割喉自杀了。玛尔塔按照他的指示出门离开,离开前提醒女婿看表,开到有监控的地方停车(?),然后从屋外爬上楼,穿上小说家的睡衣,下了趟楼,伪造出她离开后小说家还活着的证据。

到了遗嘱宣布的那天,大家都惊了,小说家居然将所有财富全部留给玛尔塔,他的亲人们反而一毛钱都得不到。场面一时混乱到极致。

玛尔塔收到一封威胁信,信上说玛尔塔做的一切事她都知道,而且她手里还握着小说家的血检证明。玛尔塔在混乱中被小说家的纨绔孙子兰森带走,她视兰森为信任的人,把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他。兰森答应帮助玛尔塔,只要到时候分他一份遗产就可以。玛尔塔开车和兰森一起去尸检中心,结果发现尸检中心居然被人烧了,什么都没留下。而警察也追过来了,可他们抓的居然是兰森

玛尔塔按照约定去了勒索信写明的地方,在那里她看到了被注射过量吗啡的管家,管家手里有个信封,可信封是空的。玛尔塔再也不怕偷渡的妈妈被发现,自己这个移民被遣返,毅然拨打了救援电话,将管家送去医院。

侦探布兰克和玛尔塔一路回小说家的房子,路上布兰克要求玛尔塔将一切原原本本详细告诉他。回到房子里,玛尔塔决定将真相对小说家所有的亲人们说明,根据杀人犯原则,她将失去继承权。

回到房子里,玛尔塔终于知道管家挣扎着没说完藏血检证明的地方是哪里。她找到了血检证明,并且交给了布兰克,然后准备说出真相……这时候,看完血检证明的布兰克却像是疯了一样呵斥这家的寄生虫们不配玛尔塔的善良以待,让警察将所有人都赶出去,只除了兰森。

原来,兰森在小说家生日当晚和小说家起了大争执。小说家还说过要取消兰森的继承权,并且将所有财产给玛尔塔,因为玛尔塔下棋更好。在卫生间的孙子恰好听见了这几个字句。

兰森起了杀心,换了玛尔塔的药,还拿走了解药。然而玛尔塔是个很专业认真的护士,她对不同药的掌握已经深入骨髓,凭着感觉就拿对了瓶子,给小说家注射了正确的药。是的,小说家并没有被注射100毫升吗啡,兰森虽然换掉了瓶子上的名称贴纸,玛尔塔依旧注射正确。事后,兰森不去葬礼,好将偷走的解药放回去,却被管家看到。而管家有个亲人正好在尸检中心上班,拿到了证明玛尔塔无罪的血检证明。兰森改变策略,帮助玛尔塔好分财产,又杀了管家灭口。

甜甜圈当中还有个甜甜圈,而圈中圈,总好像缺了点什么

我的理解是,当睿智的小说家发现玛尔塔注射错药而解药消失的时候,就猜到兰森的计划,也知道玛尔塔并没有给自己注射过量吗啡,但是他依旧选择以生命来布局,想要拉回在罪恶边缘无可救药的兰森。他给了兰森收手的机会,可是兰森没有珍惜,最后走上了真正杀人的不归路。

这个电影虽然是死亡开始,但是亡者掌控全局,一点都不恐怖,反而因为重重反转超级有吸引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芭莳网 » 推两部刚看完的电影:前目的地、利刃出鞘,简直绝了

赞 (1)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