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宿月CP向剧情评

(芭莳圈扫文组 幸有我来山未孤 推荐)半月往事,沙埋功过。

阴郁女鬼和高冷神官的前尘往事。

裴宿与半月从青梅竹马到神鬼殊途的故事。

【裴宿】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谢怜在与君山处理鬼新郎一事时,第一次见到奉命下界的裴宿。在扶摇和南风的口中,裴宿是上天庭势头正盛的新贵,有镇守北方的武神明光将军裴茗一路保驾护航。飞升前是明光将军的后人,飞升后即被点为辅将,与北方武神同配一殿。裴氏一门双武神的佳话,在上天庭为众神官艳羡不已。

两百年前尚未飞升成神的裴宿是流放人之子,年幼的裴宿随家中众人一起来到了边境,因为附近军属的小孩在背后的议论和嘲笑,他融不进这个新环境。被众人排挤的裴宿在街头遇见了与他年纪相仿,同病相怜的异族少女半月。裴宿与半月也因此相识。

家族的荣光,长辈的期盼,一朝跌落云端的命运遭际,长大后的裴宿去军中成了一名底层士兵,但赌上性命去拼杀换来的军功却被高官子弟冒领。心有不甘的裴宿去军帐中质问将军,却只得来了一句“在这军中,也是要看出身的。”知道真相后的裴宿在傍晚时分走回了家中,落魄失意的坐在门前与半月对望。

半月国灭国屠城的那一战,裴宿被顶替他官职的上级下了命令带两千人去攻破城门。而半月做为他的部下,将半月国人亡国后想要玉石俱焚的计划提前告诉了裴宿。裴宿向半月提及死去的花将军,让半月在两国之间做出选择。

童年经历相似的两个人最后背道而驰。半月像他,却不是他。半月国这一战,裴宿得到了他想要的权势和地位。此战之后,裴宿青云直上,飞升成神,在上天庭有照拂他的祖宗处处为他铺路,前途一片光明。而半月利用国师的身份在两军交战之际打开了城门,半月国被灭国屠城。最后为了赎罪,半月甘愿赴死,被刻磨一次次吊死在罪人坑上。

半月对裴宿而言,是他人生中最为特殊的存在。心存善念的半月身上有着他早已丢掉的良善和温情。因为同病相怜,年少时的裴宿将他仅余的善意与温情全给了半月。半月是在他失意之时赶来安慰他的朋友,是他怀念过去的美好回忆,也是他午夜梦回时被惊醒的梦魇。

半月是裴宿回忆过去的一面镜子,照清了他如今内心的不堪和狼狈。裴宿心机深沉,执着于权势地位。他在上天庭游刃有余地处理明光殿的一应事务,宣姬的事情闹上了天庭后,一两句话将裴茗摘得干干净净,把事情推给青鬼戚容背锅。他听从裴茗的吩咐,曾谋算着将西方一带权一真的信徒收为己有,想取而代之。裴宿性格冷漠疏离,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曾化出分身下界多次设计过路的商旅,想将他们引至罪人坑投喂怨灵。他在与君山替裴茗处理宣姬一事时,看着宣姬为爱疯魔,作茧自缚,冷眼旁观着这一出荒唐情事不置一词。但在半月关事迹败露之后,裴茗极力想为他洗脱罪名,为了不牵连到半月,裴宿第一次违背裴茗,主动认罪放弃一切,最后被贬下凡,流放百年。

【半月】

“国师灭国往事迁,故人亡人前尘远 。斩不断、理还乱、难全。”

“残月照长夜误 ,半世流离苦。莫问去路,无处归途。”

处理完与君山鬼新郎一事后,在菩荠观闲聊的谢怜和花城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在听说了半月关“每逢过关,失踪过半”的离奇传闻,谢怜打算去半月关查明真相。罪人坑下,谢怜与故人重逢。让谢怜没想到的是,传闻中的妖道国师是他当年多加照拂的孤女半月。两百年前,谢怜曾去过半月国,因为他在一场暴乱中为救无辜的百姓而死,边境之地的百姓尊称谢怜为将军。两百年后,时移世易。黄沙掩埋了曾经的故事与传说,昔日恢弘壮丽的半月王宫只余断壁残垣的遗迹,半月国也变成了亡命关。半月当年利用国师的身份在两军激战之时打开城门,放永安军队入城,最后半月国覆灭。

半月既是永安人也是半月人。可到最后她哪里也回不去。半月的父亲是永安人,母亲是半月女子。之后,她父亲因为忍受不了边境贫苦的生活和周遭邻居厌恶仇视的眼神,抛下妻子和女儿回到了富庶和平的永安。没过多久,半月的母亲也因心病郁结去世。六,七岁的半月在边境之地无人看顾,饥一顿饱一顿的长大。

半月血脉不纯,再加上生的弱小,性格阴沉孤僻,小时候经常被半月国的小孩子欺负,只有一个永安少年把她从泥坑里拉出来,借手帕给她擦脸。平日里和她一起玩的也只有这个永安少年。之后她遇见了来到边境的谢怜。因为谢怜给了她一块饼吃,她便一直偷偷跟在谢怜身后。但很快就被谢怜发现了。谢怜在闲暇之余也会照看这些孤儿,和他们一起唱歌跳舞,谈谈人生理想。

但是好景不长,半月曾经视为父兄的将军为救她而死。年少相识的故人飞升成神,把她送上国师之位的人与她反目成仇。谢怜曾问过半月,她以后想做什么。半月回答说她不知道。两次遭贬凡间却依旧天真的太子殿下说他的梦想是要拯救苍生。暴乱之后,半月千里跋涉,只身穿过戈壁大漠,去往永安学了术法和操控蝎尾蛇的本领。半月想成为像谢怜一样的人,可以也能够拯救这两国的百姓。半月可以做到摒弃前嫌以德报怨,但命运却不想放过她。她救下一方百姓,却亲手杀死了拥护她的士兵和半月百姓。

最后,半月为了赎罪,带着愧疚和自责画地为牢,将自己一直囚在古城中,任由死后化为凶煞的士兵一次次将她吊死在罪人坑上泄愤。

对半月和裴宿而言,黄沙掩埋了百年前的功与过,是与非,去路与归途究竟在哪也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故事的最后,他们一起坐在山洞外吃着果子,仿佛回到了儿时。

(ps:这个角色人物评主观性极强,有些是颜狗嗑学家看动漫上头过于脑补的产物,自带滤镜不带三观强行洗白书中人物,想圈地自萌拉郎嗑CP而已。看过这本书的淑芬请不要较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芭莳网 » 《天官赐福》宿月CP向剧情评

赞 (0)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